申请报道

扫一扫,联系编辑获得审核机会

符合以下要求,获得报道机会

  • 1. 新公司求报道
  • 2. 好项目求报道
  • 3. 服务商求报道
  • 4. 投资融资爆料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IT业界 >  正文

谁能救得了中兴通讯?

 2018-04-18 09:18  来源:虎嗅网  我来投稿

  2018年最火项目 电销机器人等你加盟

谁能救得了中兴通讯?

  4月16日美国商务部网站亮出大招,对中兴通讯(HK:00763)禁购零部件7年。

  7年之痒,偏偏是在这行业处于变革之时。中兴将要错过了的,可能是整个5G时代,还有“中国制造2025”。

  中兴“突遭”重击,我想你一定还有很多疑惑,这篇文章重点谈一下四个方面的个人理解:美国制裁法规;国人的争议;中兴受伤有多重;贸易战逻辑下公司的选择。

  一、美国舞大棒的依据

  还原中兴通讯被禁购零部件7年的始末,大多数人都会给个“作zuo”的评价。

  2017年3月,中兴通讯违反美国对伊朗出口禁令,认罚8.9亿美元,并附带3亿美元罚款视未来七年执行情况而定。双方达成协议还规定,中兴通讯承诺解雇4名高级员工,并以减少奖金或斥责的方式惩罚35名其它员工。

  但事实是,2018年3月中兴通讯承认并没有惩罚35名员工。

  美国商务部长Wilbur Ross称,“中兴在当初被美国列入‘实体名单(Entity List)’时向我们撒了谎,在后来的暂缓过程中又向我们撒了谎,最后的调查过程中,还向我们撒谎”。

  捅了大篓子的中兴通讯AH同时停牌,官方回应是:

  已获悉美国商务部对公司激活拒绝令。公司正在全面评估此事件对公司可能产生的影响,与各方面积极沟通及应对。

  回过头来,追根溯源看Wilbur Ross的“谎言言论”依据何在呢?如下,美国的制裁与进口管制法律,主要有三项:

  IEEPA(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案),授权美国总统在国家安全、外交政策或美国经济遭受异常的或特别的威胁时,可以阻止相关交易并冻结财产;

  ITAR(国际军火交易条例),禁止从美国或美国境外出口或转出口在USML(美国军火清单)中所列的主要适用于军事应用的原产于美国的防范性物品和服务;

  EAR(出口管理条例),规范大范围的原产于美国的商品、软件和技术的出口、转出口和视同出口,包括那些虽然本意单是为了民用但却同时具有民用和军事或扩散应用特性的商品、软件和技术。

  大体上制裁逃不出这三项,中兴通信是吃了EAR的苦头,此前(4月6日)美国以“俄罗斯干涉自家2016年总统选举”为由头,制裁7名俄罗斯大亨及12家公司,适用IEEPA。

  有俄罗斯铝业大亨Oleg Djeripaska旗下俄罗斯铝业(HK:00486)被制裁,跌的惨兮兮成渣渣的例子(从4.64最低到1.31港元,差点腰斩再腰斩)。中兴通讯复牌后的命运引发广泛关注,也对美国禁购决定产生巨大的争议。

  二、俩“屁股”一脑袋

  有些个“屁股”,非常简单明快:美国重规则没错,中兴通讯不守规不诚信则当罚,而且罚的有理有据令人快活。

  另一些“屁股”的观点,则异常沉重:我中兴贵为大国重器核心资产、第二大电信设备制造商、5G急先锋。算算时间,2018年起禁购7年可不就到了2025么。以中兴的千亿规模的体量,一旦倒下对中国通讯科技产业的影响,实在是不可估量。美国此时发难,不仅是要干掉中兴,更是要压制中国制造2025这一伟大战略。

  看似争锋对立,这俩“屁股”其实是统一的。

  亚当斯密有两本经典著作,《道德情操论》讲同情心,《国富论》讲自私。看似是矛盾的俩“屁股”,但其实是统一的,含义是:人要有同情心但不自私会被自然淘汰。

  回到中兴通讯的例子,美国讲规则没错,但规则更是国家意志和意识形态主导。最终还是自私控制着行为,帕累托条件寻求理想分配控制着行为。没有中兴通讯,也会有上兴通讯、下兴通讯触这个霉头,当然肯定是在正当规则下的打击。

  你一定以为我在胡扯,哪有既能认定你违法违规又能符合意识形态,随意举个例子:

  华侨孙启诚的Abacus Federal Savings Bank(国宝银行),是08年金融危机过后唯一被起诉的银行,美国政府认为其是“造成金融危机的部分原因”,这一口大黑锅……

  诚然,Abacus也存在违规发放贷款,但区区10亿美元规模的“小店”,扣上次贷危机的大帽子也确实太过耸人听闻。检察院的歧视,“小而有罪”与“大而不倒”形成鲜明的对比,你不能不服。

  很多问题值得好好思量,不可一根筋,过左过右容易神经病。如查理芒格所言,如果你只有一种思维模型,研究人性的心理学表明,你会扭曲现实,直到现实符合你的思维模型。谚语云,手拿锤子的人眼里,每个问题都像钉子。

  看了一堆讨论,都是在想“问题是怎么决定的”。过去的成本已经不是成本,“问题是怎么决定的”永远没有“问题决定什么重要”。那么,中兴通讯被禁购7年决定了什么呢?

  三、大厦将倾也?

  一家公司要经营下去,一个社会人(区别于荒岛吃鸡的鲁滨逊)要生存下去,免不了要面对明面上或潜在的竞争,不同维度的替代,还有不可或缺的上下游。

  遭受禁购7年这集闷棍,上游抽梯子,对中兴通讯业绩有多大影响?往严重里说,很多关键器材都没有了原材料,无法组织生产,更无法对下游客户供货,弄不好分分钟就“眼看它楼塌了”的节奏。

  中兴通讯停牌了,我们没法看到股价反应,可美股“中兴通讯供应商概念股”的表现可是立竿见影:

  Acacia通讯(NASDAQ:ACIA),股价下跌36%,去年收入30%来自中兴通讯;

  Oclaro, Inc.(NASDAQ:OCLR),股价下跌15%,去年收入18%来自中兴通讯;

  Lumentum Holdings Inc.(NASDAQ:LITE),股价下跌9%;

  菲尼萨网络通信(NASDAQ:FNSR),股价下跌4%。

  当然,你不供货我不能坐以待毙,当然要去找替代。但可替代的了么,我们寄予厚望的国产替代?

  中兴通讯运营商网络收入638亿元,占58.62%;政企业务收入98亿元,占比9%;消费者业务收入352亿元,占比32%。这其中最核心的落脚点在于:基站、光通讯和手机,缺供的重灾区就是老大难“芯片”。

  基站的芯片与小飞机芯片不可同日而语,试用到量产最少得2年,这一块国产没有供应;光通讯领域国内的厦门优迅能实现量产,但只限于低端货;就算是供应给手机的消费级芯片,国内的海思还是供应低端货,什么时候国内能做出Snapdragon?

  没有高端芯片的供应,意味着什么你应该很清楚,通讯半导体的世界,可不存在拼多多凭消费降级逆袭的故事。

  事到如今,放下骄傲,究竟谁能救得了中兴通讯?

  四、谁能救得了中兴?

  有人说三一重工2012年曾起诉“奥观海”成功——后者签署总统令叫停三一集团关联公司在俄勒冈州投资的风电项目,三一集团一怒告上美国哥伦比亚地方法院,诉奥巴马此举违宪,当年7月三一集团胜诉。

  另外,上面提到过的Abacus Federal Savings Bank(国宝银行),花掉1000万美元律师费,最终洗去不公对待。

  这次中兴通讯是不是也可尝试,干了这杯“特朗普”?

  三个案例之间,其实区别挺大,前俩者停留在诉讼阶段,中兴通讯与美国商务部是判后再犯。一边有改,一边实锤,差别是在有点大。三一重工和国宝银行的先例可能“救”不了中兴通讯。

  其实到了这个级别,只能看政府能出什么牌了。前一阶段你来我去,刀光剑影的招呼着,接下来该怎么应对呢?

  如果政府不出牌,可能中兴通讯也就回天乏力了,但这已经不再重要。不管中兴是自己嘴里的5G先锋,还是外界部分人认为的创业元老借关联壳赚钱、海外行贿为常规手段的一家治理混乱的公司。

  谁能救中兴通讯?只有一个准则,“自助者天助之”!不管是对中兴通讯,还是对于华为、小米来说,莫不如此。

  你可能会认为马后炮事后诸葛,中兴通讯都危急存亡了才说这个。那没办法,经营公司是一件如履薄冰的事,既要谨慎的遵守当时的运营法规,也要努力的超脱行业的局限。

  这两点上华为就值得吹一吹了,前一点不说,关于超越自己:2017年华为年报显示,其研发费用高达897亿元,占全年收入14.9%。华为研发费用折合美元138亿元,仅次于仅次于亚马逊(161亿美元)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139亿美元),总额居全球第三。

  值得一提的是BAT三家研发费用加起来乘以2,也没华为多。尤其是马道长,爱吹niubee,动不动就要千亿投资建达摩院。为什么说他吹niubee呢?

  马道长天资纵横,不可能不知道经济学里有个很简单的原理——边际产量下降:是说一项生产要素不变,其他生产要素不断增加,产量会经历先增加再下降的过程。一个楼盘,我给你1个亿让你五个月建好没问题,给你5个亿让你一个月建好成吗?再多加点,30个亿五天完工??

  不仅资金要投入,人才更要投入,两者交合才能擦出科技进步的火花。还是那句话,“自助者天助之”。希望中国的芯片产业能持之以恒,早日崛起。

扫一扫关注A5创业网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A5创业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雨歇   /   作者:人大相食

相关文章

xm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