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创业头条
  2. 前沿领域
  3. 区块链
  4. 正文

传销币蝗虫过境!你的圈子正被包围,地下产业链大揭秘

 2018-08-20 17:21  来源:互链脉搏  我来投稿

  2018年最火项目 电销机器人等你加盟

  晚上8点钟,俞凌雄的微信群准时活跃了起来。

  一场名为“宇宙能量东山再起”的直播课程开始上演,俞凌雄的徒子徒孙个个打了鸡血,戏精上身。

  虽然打着培训课程的旗号,但实际上还是在宣传菠菜币。

  这个已被定性为传销的菠菜币据称拥有3.8万会员,是俞凌雄的五大区块链项目(黄金链、万象币、菠菜币、幸孕链、车链)之一。

  在直播中,俞凌雄夸下海口,3个月后,菠菜币会员将达到50万人。这意味着,又会有成千上万的人将被发展为下线,沦为俞凌雄团伙宰割的对象。

配图1.jpg

  在中国,传销币骗局触目惊心,警方已破获的传销币涉案金额超百亿,超过千万人被骗,却依然禁而不绝,一个又一个的“俞凌雄”们披着区块链技术的外衣,巧立名目,广收门徒,大肆敛财,屡试不爽。

  传销币疯狂的背后,不仅暗藏着分工明细的黑色产业链条,更拥有一套极具蛊惑力的发展线下模式与敛财招数,在加密货币暴富梦的驱使之下,成千上万的投资者迷失其中。

  项目方与服务商:天下熙熙 皆为利来

  2009年,比特币诞生后,各种虚拟货币陆续登场,从2012年开始,国内开始出现大量打着虚拟货币旗号的传销币。数年来,尽管国家公安部门三番五次严厉打击,但传销币的组织者依旧死灰复燃,甚至近几年发展势头愈发迅猛,暗藏在地下的黑色产业链也日益壮大。

  项目方(传销币发币方)无疑是整个产业链的最上游,这部分群体错综复杂,行踪诡秘,除非内部核心骨干,寻常人难以见其真面目。

  “大部分项目方是之前创业失败的创客和从传统行业转型的微商,基本是去年和今年借着区块链的概念扎堆进去的,这部分人没什么钱,团队规模很小,几个月干一票就走。”Anna(化名)最近被朋友频繁拉进传销币项目上课。

  参加了几场传销币线下课程后,Anna对大部分项目方的运作模式有了大致了解。

  “项目方的发起人被包装的很高大上,有的是外国人,学历高,身价过亿,但是我们从来没见过,说没有成为关门弟子没有资格见,线下上课的多是讲师。”Anna向互链脉搏表示,除了线下培训,这些项目一般都有很多微信群,项目方平时会在群里提示币价涨跌,预告线下聚会活动以及集中组织学习项目白皮书。

  而微商群体的运作模式则相对简单,从卖面膜、口红和衣服等转行卖传销币后,其运作模式主要聚焦在线上社群与微信朋友圈。但不容忽视,这部分群体却是传销币的重灾区之一,腾讯安全反诈骗实验室报告指出,在所有传销组织类型分布中,虚拟货币微商类型的传销组织数量位列前五,已成为新型网络传销的主流模式。

  除了这两部分群体,还有一部分传销币项目方的头目是所谓的“成功学”导师,依靠包装造假、鼓吹夸大等手段塑造暴富神话或者亿万身家的光环,蛊惑众多追随者竞相加入。

  俞凌雄就是一个的例子。

  他不仅给自己贴上了投资家、慈善家、领袖型企业家、创业导师、中柬商业协会主席等众多闪亮的光环,还将自己打造成“史玉柱二代”、“负债18亿”等励志案例,在百度搜索和区块链各微信社群中,他个人宣传的PR频率和力度令人咂舌。

NA6g-hefphqk6820711.jpg

  互链脉搏通过百度新闻检索发现,仅今年7月一个月时间,俞凌雄在各媒体网站发布的个人PR稿件就高达18篇,平均下来每1.6天/篇,借助大量的公关稿件造势和洗白,普通小白、韭菜难以识别其传销欺诈的丑陋嘴脸。

  与投机的创客和微商传销不同的是,“俞凌雄”这类传销团伙更注重精神洗脑,在发币之前就积累了上规模的线下会员基础,并拥有一帮“忠实”的信徒,发币敛财犹如蝗虫过境。

  事实上,俞凌雄团伙只是整个传销币产业链上游的一个缩影。腾讯安全反诈骗实验室统计数据显示,国内借助区块链概念的传销币平台已超过3000多家。

  传销币平台数量激增之下,大量的基础服务建设需求随之诞生,于是,与传销币项目方最为接近,且关系非常微妙服务商也开始大量涌现。

  “项目方只要有需求我们都能做,做官网、写白皮书、代币开发甚至场外交易系统,我们都能搞定,一条龙服务。”李勇(化名)原是华强北一名矿机销售,矿机生意冷淡之后,他果断改行,转换成了虚拟货币服务商的角色。

  李勇向互链脉搏表示,从今年年初开始,空气币、传销币项目方越来越多,深圳的各大高档写字楼里,比比皆是。“项目方人数一般都很少,大量的需求需要靠外包来完成,需求多了,生意就来了。”

  作为服务商,李勇并不排斥传销币或空气币的项目订单,在他看来,他们只是帮助项目方完成最基础工作或者实现系统开发,并没有触及违法行为。“搞传销币的肯定不会说自己是搞传销的,他们有什么需求我们帮他实现就完了,跟完成正常项目方提出的需求一样,但有一个底线是我们不会参与发币方的项目运营。”

  深圳坂田一位从事虚拟货币交易结算系统开发的老板汤杰(化名)同样互链脉搏表示,通常不会参与到传销币项目的运营。“一是我们的专业是做技术开发;二是即使参与项目,发币的项目方对我们也不放心。”

  掮客、自媒体与拉盘侠 各怀鬼胎

  传销币发行方在准备好新的项目后,第一步能否吸引到足够的资金进入将决定新发项目的成败与否。所以,很多传销币项目在公开发行前,首先会进行多轮的内部融资,也称之为“内盘”。

  在这个过程中,掮客这一“中间人”的角色发挥着重要作用,没有这部分群体,靠市场上七零八落的散户根本无法撑起内盘的流动资金,并且传销币也很难卖到比较高的价格。

  “大妈、关门弟子、代理商往往扮演这个角色,说穿了其实就是黄牛,一般项目方内部发行币,韭菜是无法拿到的,这些中间人通过上缴一定的费用,通常是50—100万,可以获得一定的私募额度,再发展下线,拆分卖给韭菜。”Anna向互链脉搏表示,本质就是中间商赚差价,也有不少掮客拿到一级代理商资格后,逐层分销、层层加价,获得高额回报。

配图2.jpg

  对于绝大部分韭菜来说,项目方的信息不对称和如何识别代币项目的好坏成了最大的门槛,也正是如此,掮客们才有足够的发挥空间,层层包装,发展下线,将传销币卖给更多的韭菜。

  但光靠掮客的巧舌如簧还远远不够,在互联网高度普及的今天,营销造势至关重要,这时币圈自媒体的作用就充分体现出来了。

  一般情况下,项目方会提供一定的额度代投费用、内部赠币或优惠折扣认购额度,作为合作自媒体的奖励,而自媒体拿到私募额度后会帮助项目方免费撰写币价行情分析、区块链项目评级报告、制造舆论炒作热点以及组建社群进行私募代投并收集代币,每次代投费用收取3%—10%左右的佣金。

  此前,一位区块链行业媒体人士曾爆料,有些自媒体,仅一个币种盈利就超过100万元。

  除此以外,还有不少传销币项目方和行业大佬通过自己孵化、或投资参股,同时影响数十家自媒体账号共同进退,即使这个项目本身已在市场上饱受质疑。

  毋庸置疑,掮客和币圈自媒体在影响传销币产业链下游的千万韭菜过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这其中还暗藏着一个不容忽视的“韭菜屠夫”角色——拉盘侠。

  传销币的韭菜分两种,一种不知道所投的项目是传销币,而另一种是闻着钱味儿来的大户,专挑传销币,只要发行价付得起,且能控盘,价格拉上来之后,马上倍数出货,割完韭菜继续物色下一个目标。

  拉盘侠有真假之分,真拉盘侠一般通过自我购买,再通过关系网和交易平台套现,而假拉盘侠自己并不买币,通过散播“内幕消息”或谎称有私募额度,借助收会员费或集资购买的方式携款跑路。

  从项目方、服务商、交易所、自媒体、掮客再到拉盘侠,整条黑色产业链的每一个环节都是吸血鬼,而最终买单的,只能是血本无归的散户。

okay.png

  传销币的变身戏法

  尽管近年来,国家多部委三令五申严打传销币,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市面上流行的传销币屡禁不绝,不仅如此,在区块链风口之下,发币方在传统传销模式基础上,还演变出多种变身戏法。

  最为传统的模式是买卖会员,以愈凌雄的菠菜币为代表,通过充值1000元人民币成为正式会员,再通过推荐会员发展下线成为代理人,然后根据发展下线的人数获得相应的奖励回报。与此同时,为了刺激更多的流动资金进入,俞凌雄还蛊惑韭菜将菠菜币用于购买其线下传销培训课程。

  第二种是商城消费返利,这类模式由“互联网+实体店”的购物返利模式演变而来。前几年历经严打之后,这类传销项目如今又披上了区块链的马甲,只不过换汤不换药,项目方通过包装概念,诱导用户用法币大量兑换代币或积分,这些代币或积分不仅可以在自建的交易所买卖交易,还能在项目方自建商城上用来兑换实体产品,兑换完后,用户可获得消费额一定比例或等额比例的消费返还代币,但每日返还和提现的额度非常有限,通常情况下,用户等不到消费代币或积分返还完,项目方就会敛财跑路。

  第三种是金融理财定期分成,这类模式粗暴而极具诱惑力,通常购买传销币后是5倍以上杠杆回报,但要锁仓,提现则是每天限定千分之三左右。但由于会员之间的资金流动系统内没有资本增值的渠道,前期会员的盈利只有依靠后续会员的进入才能得以支撑,所以这个过程中,操盘手这一角色至关重要。

  尤其是随着会员数量增加,交易次数越来越多,资金缺口将越来越大,当内盘泡沫积累到一定程度,必定会面临崩盘,这个时候如果项目方不跑路,通常就需要上交易所,借助外盘的资金来消化内盘积蓄的泡沫。

  最后一种模式则是分布最广、也是涉及人数最多的传销模式——虚拟矿机投资。一般是用户实名注册后送矿机,免费使用一定期限后需要再买矿机继续产币,即通过购买虚拟矿机产币来赚取差价,同时推荐下一个用户注册使用后,可获得产币总额一定比例的奖励。

  以ECO生态币为例,其一个小型矿机价格为50个币,2个月产量为60个币,中型矿机价格为500个币,2个月产量为650个币,而大型矿机价格为5000个币,2个月产量为7000个币,如果半途离场,则交易手续费高达30%。

11111.png

  无论马甲与套路如何变化,传销币靠拉人头、发展下线获取提成奖励,和欺骗用户获得高额利润的本质从来不曾改变。在传销币项目中,第一批入局的人如果及时出逃,可能有机会大赚一笔,但随着下线越来越多,到后续越来越少人的投入,后入局者基本拿不到钱。从项目方、服务商、掮客、自媒体和拉盘侠,其实是一群人装傻的游戏,他们是最终的赢家,剩下不明真相而接盘的韭菜成为了任人宰割的受害者。

  传销币疯狂背后 “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前不久,网上曾流传着一句段子,“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传销币一本万利的手段令人惧怕,但同样让一部分人为之嗜血。从2009年比特币诞生迄今,近10年时间价格最高时上涨100万倍,从来没有哪一种投资理财产品的回报率能达到这么高,这期间诞生了包括李笑来、徐明星、宝二爷等新晋富翁,不仅短时间内实现了财务自由,更被奉为区块链行业的传奇大佬,名利双收,令人眼红。

  尤其是在当前高房价、高物价和阶层逐渐固化的中国,无论是中年危机,还是即将三十而立的90后,群体焦虑情绪弥漫,而虚拟货币一个又一个的造富神话催生了暴富心理。

  区块链是离钱最近的地方,由于监管缺乏,贪婪开始吞噬人性,传统传销头目、微商、二三线创客瞅准时机, 纷纷使出各路招数,将屠刀挥向暴富心理作祟之下的小白韭菜。

  值得注意的是,传销币组织犯罪“团队化分工”已成为新的发展趋势,有人负责技术开发、有人负责运营宣传,甚至还有专门的媒体公关和行业大佬站台,产业链一条龙式的协作,令人目不暇接。

  现阶段,公安或监管部门在整治清理传销币项目方面力度越来越大,也已取得了不少阶段性成果,但整条黑色地下产业链条仍没有斩断,假以时日,传销币可能又会以新的形态浮出水面。

扫一扫关注A5创业网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A5创业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sunpeipei   /   作者:梁山花荣

相关文章

xm

热门排行

编辑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